货郎鼓远逝的

曲目:货郎鼓远逝的
NJ:
时间:2019/04/21
发行:



  尽管过去了那么多年,尽管现在已不再是物质匮乏的年代,但我之所以还想起一摇就响的货郎鼓,还是因为在那个年代里,摇响的货郎鼓声里,有我童年最盼望的东西,令我至今想起来还有一种特别的滋味。

  那时候,摇货郎鼓的大多数是上了年纪的人。他们满面尘色,胡子拉碴,双手推着一辆放满针头线脑、皮筋弹子、发卡头绳等零碎日常生活用品的架子车。要是放在今天,相信没有多少人对这样的人及其兜售的物品感兴趣。但是,那时的我们正是一群小屁孩,对当时的环境满脑子充满了新奇。所以,每当听到货郎鼓声,我们就知道货郎来了。于是,我们这些光着身子的半大孩子,就会急急地从鸡窝里、窗台前、甚至钻到床底下,寻找一些旧鞋底、麻绳头、废胶皮等杂七烂八的东西,胡乱地抱在怀里,冲出院子,从四面八方围拢到货郎跟前,七嘴八舌,吵吵嚷嚷地要这要那。女孩子会带着几分羞涩,指着各种颜色的头绳、发卡、橡皮筋、小镜子慢声细语地与货郎大叔讨价还价。男孩子则盯着自己喜欢的玻璃球、糖豆、鸡毛毽子,一遍遍盘算着,自己带来的废品会不会换来自己心仪的玩具。最让人羡慕的是那些大娘大婶,她们到了货郎摊前,一边和货郎开着玩笑,一边直接伸手拿她们急着染布头、给鸡仔做记号的染料或不同型号的缝衣针等。待这些东西挑齐后,她们会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布包,从中取出几张数额不等的角票,极不情愿地交给卖货郎,并且一遍遍地嘀咕着每样商品的大致价格,唯恐稍不留神,自己会吃大亏似的。

  再看卖货郎,这时也显得特别大度。比如,他在卖给女孩子扎头绳的时候,会在刻有尺度的车身上认真地丈量着,嘴里还高声地说着一尺、两尺、三尺……当满足了人家的要求后,还会有意地多给那么两三寸,让买主高高兴兴地离开。有一次,我拿了4只旧胶底鞋,要求与卖货郎兑换一个五颜六色的玻璃球。卖货郎用手托着旧胶底鞋,眯缝着眼睛,微蹙着眉头,似乎在估摸着手上的物品价值几何?而我,则高悬着一颗心,唯恐双方达不成交易。当卖货郎轻轻地把旧胶底鞋放入货架,把一个幻着彩光的玻璃球递给我时,我立刻成了群童中的英雄。他们围着我欢呼着,雀跃着;我呢,紧握玻璃球,唯恐被人家抢了去。

  现在想来,那时,靠货郎鼓招摇卖出的那些货色,实在不怎么样。但是,对于生活在那个特殊年代里的人来讲,由于物质极度匮乏,即使是劣质货色,我们也会看得很重,直至会把这种记忆沉淀到现在,直到永远。

点击查看原文:货郎鼓远逝的


山西福彩快乐十分